仙岩杜鹃次第开

发布日期:2019-06-21   

  杜鹃花的花期很长,这是杜鹃花的长项。箬坑村的人说,他们仙岩山上的杜鹃花,可以连开一二个月不败。

  因为这片叫仙岩的杜鹃花,箬坑村专门修了一条路,从村里直通仙岩山脚。从箬坑村头盘旋而上,弯弯曲曲,少说也有三四公里吧。现在,箬坑村虽然不近,但去箬坑的仙岩看杜鹃花却不费劲。因为走下车来,仙岩杜鹃已近在咫尺。

  上山是一条石砌的山岭。从山脚往上一大段山岭,每一级都向上,没有一点弯曲。这样直接向上没有缓冲的路,对于脚来说,对于人的体能来说,都是一种考验。气喘吁吁的游人心里纳闷,为什么要这样修?为什么不向左向右拐一拐,绕一绕?但到达岭头时你突然就明白了,把路修成这样,修路的人是有用意的。因为岭头就是青云亭,青云直上嘛,青云岭怎么能弯曲呢?再往深一层想,想青云直上,怎么能不使点劲流点汗呢?

  到达青云亭之后,上山的路已平坦了许多,视野也更加开阔。这是一条杜鹃花簇拥的山路,时不时就会遇上一丛丛开得特别热烈、特别鲜艳的杜鹃花。荡漾在这样一条杜鹃花簇拥的山路上,人似乎一下就变通透了,豁达了。是的,活着,只要心存善念,心存感恩,心存敬畏,只要身心健康,双脚有劲,能自由地随处走走看看,就是一种幸福,一种快乐。

  “这里的杜鹃花,没有想象的热闹,甚至有些清淡。”有人这样说。但在我看来,这里的杜鹃开得很有层次,从山脚到山腰,从山腰到山顶,由浅入深再到浅次第开放。这样有层次的杜鹃花,我觉得开得很好看,比清一色的热闹好看多了。不过,我不懂美学,只能说出我的感觉,却说不出好看的原因在哪儿,道理在哪儿。

  这里的每一棵杜鹃树,枝头除了盛开的花朵外,都还挂着许多大小不一的花蕾。这些花蕾,就是杜鹃花不断开放的接力棒,一棒接着一棒,次第慢慢而开,使杜鹃花期不断延长。

  在仙岩顶上,除了杜鹃花,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也深深吸引着我。

  我遇上的第一处奇石,是个石门。登顶的路,就穿石门而过。石门由三块巨石构成。垫底两块,一块靠山,一块斜立。靠山一块是个方石,斜立一块稍微向内倾斜,两石一左一右,即为门墙;上方横卧的一块,一个棱角往方石和斜石轻轻一搁,成为门天,一个天然石门就这样生成了。

  这门搭得不太经意,横卧的那一块,如果能够平放,那多踏实,多牢靠,多好呀。但它就像故意似的,只用一个棱角,甚至只用一个点位与两块垫底石相交。乍一看,石门的门天似乎随时都会松动或侧翻。然而,我的这种担心纯属多余和无知。因为,它一直就那么侧立着,历经风雨沧桑,万千年纹丝不动。

  不过,老天爷把石门的门天侧放是对的。这样就可让经过石门的人多出几分好奇,如此巨大的门天,只搁那么一点,怎么不会侧翻呢?并且,这门天这样侧着一定比平放好看,平放会显得呆板,侧着才显得生动、自然、有灵气。

  我遇上的第二块奇石,就是突兀独立的白鹤仙岩。它耸立在离仙岩顶不远的山岗上,约四五米高,三四米宽,一二米厚。这石头,像一块屏风,就形状而言,一点也不稀奇,甚至有些呆头呆脑。但它稀奇就稀奇在它是一块独立的石头,它的周边都是泥土,它却孓然独立,既像从泥土里长出,又像从天上掉落。当然,我不知道它是从泥土里长出,还是从天上掉落,或既不是从泥土里长出,也不是从天上掉落。

  我还遇到了第三处和第四处奇石,它们都不是独石,而是好多块组成的一组。第三组在临近仙岩顶峰的路上,两石相对而立,两边高中间低,就像被一钝器锻压成一个“凹”字,登顶之路就从“凹”字里通过。第四组在翻过仙岩顶峰的下山石岭边上,由四五块巨石叠砌而成,高低不平,棱角分明,错落有致,煞是好看。

  其实,仙岩山上卧着的许多巨石,它们或挨或压,组成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石阵,使仙岩山多出了许多让人浮想连翩的景致。那些石头,不但使一些人不厌其烦地一次次亲近仙岩山,也让许多游人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开动脑筋,把它想象成各种各样的美丽的形状。古人就给这片山上的石阵起过很多动人的名字,诸如白鹤仙岩、将军岩、击掌岩、锁链岩、象鼻岩、梦笔生花、向阳坞等。

  因为此番去仙岩顶峰来去匆匆,没有熟知仙岩的人作向导,除了那块众口相传的白鹤仙岩外,我并不知道其他石阵叫什么,包括我路过的三石相叠石门、“凹”字形石槽和错落有致的石阵。我想,这些石头和石阵,古人一定给过它们想象,给过它们名字,甚至给过它们传说。不过,要一一对应,并用图文予以解释,需要高人启发,需要想象,更需要时间。

  

  异乡看花人

  江根杜鹃节那天,来仙岩看杜鹃花的人,大多数是寿宁人。虽然没有人作过这个统计,但依凭一些感觉,这个说法与实际情况一定八九不离十。因为,山上遇到的,大多是说着寿宁话的陌生人;路上遇到的,大多是挂着闽J牌照的大小车辆。

  大家都说,因为寿宁离仙岩近。我想,近一定是一个主要因素。几十分钟就能到达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,一定让很多人心动。

  然而,仅仅是因为近吗?

  我一直觉得,离我们不远的寿宁人,包括松溪人,政和人,他们的消费理念,或价值观念,与我们是有一些区别的。他们勤劳,努力干活,拼命赚钱。同时,他们也比较讲究吃喝,比较舍得去玩。比如,他们可以起个大早,把该干的活干完,然后带上几把卖不了几个钱的扫把,悠哉悠哉地去赶集,并在集上悠哉悠哉地玩一整天。其实,他们赶集不是为了卖扫把,而是为了赶热闹,为了看看新鲜,或为了与某个人见上一面,聊一会天,或只为轻轻松松地玩上一天半天。

  在穿戴方面,他们似乎不怎么挑剔。他们更愿意把钱用在吃几餐好饭,而不太会拿出太多钱买名牌服饰。

  他们的农民,也有外出打工的,但留在家乡管山种田种菜的也不少。因此,他们撂荒的村庄不多,甚至有些村庄还很热闹。即便是那些外出打工赚了钱的人,他们中很多人还会回到村里,并在村里造一幢像样的房子;撂荒的田地也不太多,进入他们的地界,一路上几乎都有庄稼影子。

  而只隔着一座山的我们,情形就有些不同了。我们很多人心里,是看不起好吃好玩的他们的。我们还把一个男人拿几把扫把去赶一天集,当成一个笑话到处流传,也会对开着三轮车来仙岩看杜鹃花的人冷笑几声。末了,还会不无自豪地补白一句,瞧这懒汉!

  我们也勤劳,也努力干活,也拼命赚钱。但我们不太讲究吃喝,更不舍得放下工作去玩。我们想得最多的,是如何把子女送出去读书,送出去工作,如何在经济上更多更好地支持他们买房、买车、娶妻、生子。如此重任在肩,这一生还能轻松地吃喝玩乐吗?因此,我们焦急,焦虑,甚至焦头烂额。

仙岩杜鹃次第而开,花期自然就长了。因为次第就是一种次秩,就是一种有次秩的慢生活。而寿宁人在我们的杜鹃节上扎堆,他们的生活方式,似乎与仙岩杜鹃次第开更相吻合。





( 责任编辑:庆元县文广旅体局)
 
 

主办:庆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:浙ICP备10007696

浙公网安备 33112602000045号 网站标识码:3311260001

建议分辨率1024*768 建议使用IE8.0浏览器浏览本站

        

友情链接:澳门永利地官方网站||购特价机票  澳门永利集团|团购南京酒店  MG电子游艺|天极网  澳门星际官方网站|紫荆网  澳门永利线上注册|团购青岛酒店  澳门威尼斯人集团|工商银行  澳门葡京平台|团购广州酒店  澳门银河网址|浦发银行  电子游戏网站|中国联通  电子游戏官网平台|电子游戏官方网  MG电子游艺|音悦台MV  澳门葡京平台|凤凰新闻  棋牌游戏|打折机票  澳门永利集团|吉祥航空  电子游戏官网|城市酒店  澳门星际线上娱乐|迪拜酒店  电子游戏_电子游戏平台  mg电子游戏娱乐场|酒店团购  澳门星际官方网站|广州酒店  澳门新濠天地赌场|东方航空  巴黎人游戏平台|巴黎人登录游戏平台  电子游戏平台|中国移动  PT在线网址|PP资讯  棋牌游戏|打折机票  电子游戏|拉勾网  澳门金沙网站|快递查询  澳门星际注册|金融界  mg电子官网|mg电子游戏娱乐场|mg摆脱游戏  澳门星际APP下载|澳门星际官网网站  威尼斯人官网|中国银行